不断工作步法,看似惊险,实则全部尽在把握。苏沉正与两人缠斗,忽然就觉得眼前一黑,竟莫名晕眩了一下。此刻他刚挡下银甲少年的镔铁枪,正要闪躲黯灭剑,这一晕导致他速度一慢,黯灭剑已然刺来。情急之下,苏沉硬生生抵着那晕眩感将身体一扭,剑锋从他腰间擦过,带出一抹血花。尽管仅仅轻伤,却见那创伤忽然迸裂,构成一个狰狞创伤,本来微乎其微的划伤,被黯灭剑一击,立时变成轻伤。苏沉再退,看向金灵儿,就见她正对着自己娇笑不已,双目中隐含异彩,苏沉仅仅与她对视一眼,就感觉晕眩感越发激烈。心知欠好,急速垂头不看她,饶是如此,那摄人心魂的笑脸仍然在他心底不断显现,更有模模糊糊的笑声不断在耳边徜徉,影响他的心境与判别。幻术!与黎不同,金灵儿的幻术更入人心,专对神智下手。这刻见苏沉受伤,金灵儿笑道:“居然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,真是惋惜……那就再试试这个吧。”她说着身形一转,人已翩翩升空,彩衣在阳光下滚动,折射出迷离彩光,乍一看还真象只彩蝶。接着金灵儿手一挥,一股带着异香的风潮乍现,卷向苏沉。假如是了解她的人在这里,一定会惊呼作声,金灵儿居然将自己的玉露香都用出来了。迷蝶二字,就象毒蜈相同,其实也代表着两种意义。前者迷,代表幻术威能,控人神智。后者蝶字,则代表着玉露香。金灵儿看似随意,其实现已将自己的压箱底牌都拿出来了。玉露香吹拂,直取苏沉。苏沉不知道这香有什么用,但不必想都知道欠好抵挡。双手连拍,雷音震爆,将香风尽数震动在外。没想到这香风却不是针对他的,白骗了他一轮出手,却见银甲少年和潘越一同吸了一口,整个人立时精力焕发。那银甲少年一枪向苏沉刺去,枪去如龙摆尾,带起惊人气势。苏沉横刀相隔,只觉得这一枪力大无匹,自己竟不能抗,荡开刀锋,一枪戳在苏沉身上,只一击就将苏沉的护罩破碎。一同潘越黯灭剑再至,速度竟比之前快了一倍,苏沉再闪不过,只能将早就凝集好的精力之眼放出。那本是他预备涌来狙击金灵儿,方才他看似专注缠斗,其实一向都在找机会抵挡金灵儿,却在这刻被潘越一剑逼得提早用出。潘越一滞,苏沉身如轻烟飘飘飞出,这才堪堪躲过两人强攻,心里也震动不已。本来这香风不是毒气,而是能够提高人的战力的。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不回绝,而是狠吸一口了。不,不对,工作必定没那么简略。假如是这样的话,那玉露香岂不是只能抵挡那些没预备的,有预备的人彻底能够抢吸。所以……苏沉看潘越和银甲少年,只见两人越发疯狂。心中一动,已然稀有。只怕这玉露香自身也有影响神智的效果,谁要是认为是好东西跟着抢,就反着了对方的道儿。再看金灵儿,从空中飘飘落下。苏淹没有摄入玉露香,她也不绝望,仅仅娇笑着吹出一口气。所以香风席卷,苏沉眼前已是幻象丛生,竟看到有无数个潘越和银甲少年向自己杀来,一时之间也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。这玉露香不是毒,也不是药,而是一种血脉源质,能够在外放后持续承受血脉具有者的操控,不但能摄人心魂,激起战力,还能寄予幻念,丛生万象,端的是妙用无双。金灵儿年岁还小,还不能真实发挥它的效果,不然整片战场都在她的幻术影响下,真假难辨,真假莫分,威力才是真实强悍。即使是现在这样,苏沉也感到难以仇视。他看向金灵儿。忽然开口:“我见过毒蜈孔砷,他的毒很厉害。”金灵儿一愣,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这个。苏沉持续道:“可他败了;我见过一个十分拿手夜战的家伙,在黑夜中战役彻底不受影响,可他也败了;我还见过一个精擅寒潮进犯的考生,他的源技乃至能够直接破除对手源技,他也败了。他们之所以会失利是由于他们的源技尽管强,却从来不是无敌的,他们有着自己的限制。”金灵儿的面色轻轻凝重,她看着苏沉,苏沉持续道:“你的幻术很厉害,能够操控他人为你运用,理论上只需操控一个强者,你就无敌了。可你没有,你方才说到姬寒燕时,说‘没有人会傻到寻衅那个疯女人’,这意味着什么?你操控不了她,对吗?你非但操控不了她,你也操控不了象张圣安,钟鼎这样的存在。这便是你源技的限制?你操控不了实力比自己强的人。”金灵儿脸上闪过不屑:“这便是你打到现在的发现吗?是又怎样,能抵挡你就够了。”“不!不是这样!”看到金灵儿供认,苏沉却忽然摇头:“幻术的操控不是以实力为规范,而应当是毅力!”金灵儿脸上总算现出一丝惊奇。苏沉浅笑:“看来这次我说对了。”“那又怎样?知道了这个对你有什么协助吗?”金灵儿拂动香风,幻象再凝,掩护着潘越银甲少年冲杀而至。苏沉全力抵挡,嘴上却仍旧道:“我还没说完。你来的时分,只带了一个人,现在却一同操控两个人向我出手。假如你的源技这么强壮,为什么你早不操控多一些?我是说,现已两天了,假如你乐意,你彻底能够多操控几个人为你卖力的。可你没有,你只带了一个人,这是为什么?还有方才的交手,你先操控了两人出手称量我,然后再操控潘越。假如你不是那么笨的话,为什么不一同操控四个人一同向我出手?乃至现在那两个人也还躺在地上。只需唤醒他们,一同对我出手,以五对一,我必败无疑,为什么你不这么做?”金灵儿的脸色总算变了。苏沉笑道:“由于也有耗费,对吗?你能够操控多个方针,但每操控多一人,对你的担负都会加剧。所以你长时间保存操控一人为你卖力,只在战时才暂时添加一两个。所以,我其实没必要和你拼命的。只需坚持信仰,你就操控不了我。而我只需咬牙打下去,就算赢不了,拖也能把你拖垮,我说得没错吧?”“该死!”金灵儿总算慌了。苏沉说得没错,这正是金灵儿最大的缺点。她尽管有强壮的操控源技,唆使他人为自己卖力,但一不能操控毅力强壮之人,二不能操控过多方针。操控他人神智每时每刻都在耗费她的源力,并且会跟着人数和抵挡毅力的提高而倍增。若非如此,只凭这一手她早就无敌了——只需把姬寒燕,钟鼎,张圣安操控住,谁能战她?偏偏苏沉却一眼看出她源技的漏洞。耗费,坚持,只需撑下去,就能赢。不仅如此,苏沉乃至还用言语离间。他低喝道:“潘越,还不醒来,莫非真想被他人操控一辈子吗?”潘越目光一片迷离,脑海中的抵挡认识开端加强。“糟糕。”金灵儿大吃一惊,忙加强对潘越的操控,仅仅如此一来,耗费越发增大。两个没用的混蛋,怎样还不快点处理对手。金灵儿气得大骂。偏偏这时分苏沉把一切力气都用在逃跑上了,烟蛇步运用到极致,连还手都不还了,打定了主见便是一个拖。金灵儿脸色越发丑陋:“混蛋,认为光凭这一手就能抵挡我吗?即使不必幻术,迷蝶金家也不是好惹的。”她手中多了一把长剑,翩然飞向苏沉,一剑刺出万千光华,真是身似飞烟剑如雪,直耀广寒刺蟾宫。三大血脉高手一同发威,枪风剑影交织出最惊人的澜流。面临这恐惧枪剑大潮,苏沉唯有退。一边退,还一边从戒指中取出东西不断砸向对手。这些东西杂乱无章什么都有,有吃饭用的锅碗瓢盆,也有杀掉凶兽后得到的兽皮兽骨,乃至还有一些古怪的瓶瓶罐罐和酒壶。看到这种状况,金灵儿娇笑:“公然现已没什么手法了吗?连这种废物都拿出来。”笑声中,全力抢攻。就见她蝶翼翻飞,五华开放,盛放出迷离光荣。不得不供认,即使没有血脉幻术,这金灵儿的战力也是一把能手。再加上左右二人支撑,数大血脉源技一同迸发,任苏沉怎样也挡不住。但是就在那时,金灵儿却看到苏沉脸上显露怪异笑脸。那笑脸落在金灵儿眼中,心底天性的升起一丝不妙。她发觉到了风险,却不知风险来自何方,心知欠好,天性的向后退了几步。却见苏沉收手,做了一个莲花怒放的手势。那是……爆破?金灵儿的眼中升出浓浓悸意。那一刻,她仅有能做的是全速给自己套上法罩。轰!巨大的爆破已从她脚下盛放,有如红莲怒放,将金灵儿抛入空中。